台湾生活散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董玥/国立台南大学交换生

我们不曾陌生
刚来到台湾时,许多大陆的交换生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不被接受、不被喜欢,当初的我也是如此。如今,通过三个多月的相处,我没了这份担忧,与台湾的同学打成一片,不分你我,跟街坊的一些邻居也相识相熟。虽身在异乡,但我一点也不孤单——因为年轻,跨越重重阻碍、隔阂甚至成见,让大家感到:原来,我们从来就不曾陌生。

在台南火车站留影

记得有一次,我去成功大学观看《姹紫嫣红开遍》的文学纪录片,活动结束后搭出租车回家。司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台湾小哥儿。他听出了我的口音,说:“你是大陆来的小姐喔!”(台湾的“小姐”泛指年轻女性,无贬义)我说:“对啊。”打破沉默之后,才发现这小哥儿挺善谈,态度也十分友好。他很自然地说:“我现在倒更喜欢你们内地的东西。”当时他的车里正在放JJ的歌,于是我调侃地反问:“真的吗?”他说:“真的啊,很多新开发的计算机软件啊、游戏装备啊,还有网络上的一些资源,内地都很给掰欸。”顿时,我的自豪感蹭蹭蹭往上飙升。与此同时,我注意到他称呼的是“你们内地”,而不是置之度外的“你们中国”,哈哈,满满的亲切感好吗?“谢谢你。”“不会,”他说,“内地现在很强,这是公认的事实嘛。”
因为喜欢《旺报》,所以经常出入这家巷子口的百货店,时间一长,我就和站柜台的瘦叔叔和胖小哥儿混了个面熟。记得有一次结账,瘦叔叔笑眯眯地对我说:“早安。”胖小哥儿在一旁开玩笑:“要说‘你好’啦,人家是大陆来的,自由转换懂不懂?”还有一次我问瘦叔叔:“请问这里有卖应急灯吗?”“应急什么?”一脸茫然费解的表情。“灯啦!”胖小哥儿收拾完货架,又适时地出现了,“人家的发音很标准欸。叔叔你国语没学好喔。”昨天,又去seveneleven买《旺报》,胖小哥儿一如既往地对我说:“你好!”一边用计价器扫报纸下端的条形码,一边突然感慨道:“你们现在超厉害的,有没有?”我一愣,正思索着他何出此言,接过报纸一看,头版头条的标题是并列三行、巨大的——“陆拼长三角城市群,比肩世界前五大,三省一市引入自贸区经验,扮亚洲经济引擎”。

台湾大元书局出版简体字版《大陆女孩在台湾》

此外,学校里的很多同学都是大陆电视剧,诸如《甄嬛传》《芈月传》《伪装者》《琅琊榜》的“脑残粉”,有一些经典桥段甚至比我记得还清楚。“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快乐大本营”这些综艺节目,近年来在台湾也是红红火火,尤其深受青年一代的喜爱。“我们准备课堂报告的时候,经常用到百度。百度比Google好用多啦,可以搜索到许多Google上没有的资源。”家绮有一次跟我聊天时说,“吼吼,你们的湖南卫视也超棒的!‘爸爸去哪儿’在YouTube上点击率一度居高不下耶!”“那个芒果台,还捧红过张杰,”前排的庭玟回过头,加入了我们的交谈,“我的一个国小同学,听了他的几首歌之后,竟然抛弃了崇拜多年的周杰伦欸。”“还有,你们的表情包啦!贱萌贱萌的好有趣,我疯狂收集了好多喔!”诗雅坐在座位上,双手托腮,一脸沉醉状。我微笑地听着,心里头美滋滋的——犹记得小学时,台湾偶像剧和歌曲曾一度风靡我们的校园;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台湾的同龄人接受大陆娱乐文化的熏陶了!
一边欣赏着窗外盛开得如火如荼的木棉花,我一边在键盘写下以上这些美丽温暖的回忆。蓦然,四个美丽的汉字禁不住从心头升起——“年轻真好!”是的,年轻,真好!真好,年轻!
耳畔也不知觉地回荡起费翔那首著名《溜溜的她》的优美旋律来,我愿将歌词摘录几句于此,为年轻喝彩,为我们共同的未来一起祈福——
“你未曾见过我/我未曾见过你/年轻的朋友一见面啦/情投意又合/你不用介绍你/我不用介绍我/年轻的朋友在一起呀/比什么都快乐/溜溜的她哟,她哟我哟/心儿咿个嘿嘿嘿/心儿咿个嘿嘿嘿/……”

董玥(左一)與台灣同學在一起

独在异乡不为异客
恰逢台湾的春假,我开始为期五天的旅行,游览了彰化的鹿港,台北的故宫、士林官邸、中正纪念堂,淡水的渔人码头、红毛城、真理大学等许多景点。这一路上,我不仅玩得十分尽兴,更怀抱感恩之心收获了许多快乐和惊喜。
那天,从淡水回到台北时已将近午后四时,因儿时最喜欢的一部宫崎骏动漫《千与千寻》,我决定立即赶往九份老街完成自己的夙愿。从捷运忠孝复兴站出来,正准备搭乘基隆客运1062号,却在路途中偶遇了一个和善的阿姨。她说她在拉客拼车四十分钟就可以到达,价格比客运略贵但也只有两百台币。我抬头望了望渐渐暗沉下去的天空,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觉得挺划算,便轻轻松松地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司机李先生就是那位阿姨的丈夫,他们合开这家“小巴士安全订车”的夫妻店已经好多年了。那一班与我拼车的有四个同龄人,分别是两个日本大阪的姑娘和来自韩国釜山的一对情侣。
车上,我们用英语简单地交流着,当聊到经典日漫《名侦探柯南》、现下爆红的韩剧《太阳的后裔》时,一瞬间彼此的距离就拉近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拍手笑出了声。车在盘山公路上飞驰,窗外掠过一片片苍翠的绿意。台湾鲜有直插云霄的崇山峻岭,然而,眼前一座座和缓的小山丘亲切可人,赏心悦目,倒也别有一番情致。李先生一边驾车,一边叮嘱道:“晚上七点半,九份老街大多数店铺就打烊了。你逛到街口的Family Mark等我就好哦。”“OK。”我微笑着回答。而后他看向后视镜,迅速操起流利的日语,说得两位日本姑娘也跟着连连点头。这时,坐在最后排的那一对韩国情侣更疑惑了,伸长脖子用英语问:“Excause me.What’s the matter?”李先生拿起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只好又切换到蹩脚的英语模式,一句话重复了整整三遍。“妹妹,你看,我辛苦吧。”瞥见他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把破喉而出的爆笑,硬生生吞了回去。
两小时后,从九份返程台北。由于塞车耽误了较长时间,已快到夜间十点了。李先生说:“妹妹,那么晚你一个女孩子不要再下去转捷运了。”于是,他直接把我送到了我和朋友在西门町的住处。受宠若惊,道谢后跳下车,依旧是满眼的霓
虹闪烁、劲歌热舞。然而,在我眼里,这个城市却不再冷漠。
当然,感动的事情远不止以上这一件。回台南那天,我买了台北西站国光客运15:30的车票。发车前二十分钟,匆忙赶到台北车站寄物柜,准备取出行李时,开柜密码竟然出现了故障。那一瞬间,空白的脑海中只飘过四个无限放大的黑体字:生无可恋。幸好,路过的一个老阿公见我一脸呆若木鸡状,迅速找了一个工作人员过来及时解决了难题。向老阿公和工作人员真挚鞠躬,我攥着一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窃喜爬上了车。可是,麻烦还没有结束——我找不到自己的座位。记得买票时售票小姐说,这是该班车最后一排最后一个位置。可是,最后一排的四个位置分别是29、30、31、32,而车票上的号码却是28。智商再一次游离服务区,这该如何是好?“同学,请问按上面的信息,我的位置在哪里?”我拿起车票走上前,问最后一排靠窗坐的男生,小心翼翼。“别担心,这种票是随便坐的。”他转过头,声音亲切温和,露出两排闪亮的皓齿。于是,我就诚惶诚恐地在他旁边落了座。
归程漫漫,虽然大巴上公映的电影《破风》剧情紧凑、激情四射,但我实在无法抵挡瞌睡虫的诱惑,最终还是跑去和周公幽会了。大梦初醒,正疑惑着路途颠簸,为何会睡得如此舒适安稳,下一秒就如触电般的立即坐直了身体:天哪!熟睡中,我竟然靠在了那位男生的肩膀上!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稍稍松了一口气:呼,还好没流口水!我十分抱歉,耳根发红,偷瞄了一眼身旁那位仁兄,恰巧人家也在看我,却是光明正大的坦荡眼神。于是,彼此间相视一笑,便悄然化解了尴尬。直到下车,我和他再没有说一句话。然而,萍水相逢的三个半小时,一个陌生人,愿意借给疲惫的你一个肩膀。那种人际之间的真情与温暖,无关男女,无关风月,却是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的。
回到台南的家,打开手机,看见FB上有AnGela Ong发送来的好友申请。我又记起了她,在台北故宫门口等公交车时,结识的那个可爱的马来西亚女孩。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她在台师大念大三,听说我初到台北,还热心地把我送到捷运士林站,彼此留下联系方式后挥手告别。
此时是午后二时,阳光明媚。我敲击着键盘,记录下旅途中的一个个美好瞬间。陌生人的温情,如同一朵朵浅紫色的丁香花,柔柔地摇曳在风中,散发着淡雅又悠然的清香……

期盼明天再相聚
转眼在台湾的生活已接近尾声,还有三十几天,我就要告别在台湾认识的朋友们,坐上返程的航班了。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也充满了不舍。
犹然记得四个月前,第一次踏上台湾这片土地的陌生与茫然,第一次走进班级自我介绍的忐忑不安,第一次跟房东叔叔阿姨见面的羞涩与尴尬,还有第一次和妤瑄吃午餐时的手忙脚乱,第一次和斯茜看电影时内心的暗爽,第一次和宛瑜在高雄市区闲逛时的心花怒放……许许多多美好的回忆,许许多多惊喜的第一次,仿佛一颗颗精美的贝壳,被澄澈的海水冲上金色沙滩,在阳光下不断闪耀着、变幻着五彩缤纷的光。
我不会忘记我在这里的家——台南市中西区开山路122巷27-1号;我不会忘记反反复复走过的、花香弥漫的上学的小木桥;我不会忘记每天清晨的公园里,那个挥动着扫帚向我说“早安”的阿公;我不会忘记小巷子口的seveneleven,那个站在柜台前幽默风趣、彬彬有礼的胖小哥儿;我不会忘记城隍庙附近的一家面包店里,那个系着白围裙,和蔼热情、做得一手好奶酪的阿妈;我不会忘记童心未泯的昭吟老师、内敛渊博的建国老师、知性美丽的王琅老师、还有大大咧咧却自有一番魅力的千慧老师……回忆起往昔的点点滴滴,如潮水般的记忆猛然间涌上心头,让我应接不暇,甚至不知如何从头细细说起。
台南大学的校园,当然也会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古朴的红楼、宽敞明亮的图书馆、窗明几净的文萃楼、灯火辉煌的启明苑、摆有柔软沙发的电影放映室,还有整天人潮涌动,飘散着饭菜与水果香气的学生餐厅、傍晚时分在夕阳下绿草如茵的塑胶操场……正是在这里,我开始了轻松愉快的校园生活,结识了许多可爱的老师与同学,也得以在无数关于台湾的文学与历史作品中,尽情地思索、徜徉。校园外的那一片四通八达的小吃街区,以其诱人的味觉优势,同样牵动了我恋恋不舍的神经:“三年四班”的川辣担担面、牛肉石锅拌饭、甘甜醇美的鲜奶冬瓜;阿伯快餐店的西红柿鸡排饭、清爽嫩豆腐、皮蛋瘦肉粥、酸酸甜甜的凉拌脆黄瓜;还有沿着古城墙一直走就可以到达的那家火锅店,牛奶火锅、清汤火锅、麻辣火锅,附带几碗小巧别致的佐料和拌菜,分门别类、应有尽有。随着推开店门时一串清脆的风铃声,每一次我都大饱口福、满载而归。
周末时必逛的有新光三越西门店、东门店,火车站隔壁那一条集衣服、裙子、鞋、发饰于一体的北门路,晚上吃完饭非常适合于散步的延平郡王祠公园,还有对我永远吸引力十足的屈臣氏和康士美……那些学习之余的休闲时间,悠闲自在地走在街道上,无数繁体、竖挂的五彩招牌,于马路两旁争相映入眼帘;一排排矮小可爱的房屋鳞次栉比,顺着道路的坡度高低起伏,洋溢着一种随遇而安的静谧气息;车水马龙中,成群的机车发出隆隆声呼啸而过,热血潇洒,那架势恍惚间让我以为置身于国际飙车赛场;还有转角就可以看见的seveneleven、Family mart24小时便利商店,店里ATM免手续费自动取款机,为每天平淡的生活提供了诸多快乐与温馨。近半年来,这些早已习以为常的日常,现在细细想来,却是宝岛台湾独一无二的特色;却是回去以后,也许会让我久久难以忘怀、印刻在内心深处的、一张张珍贵的明信片。
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校园生活、不一样的琐碎日常、不一样的人文情怀与趣味风俗。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其间,将要抽离时才愈发觉得伤感与惆怅。其实,台湾和大陆不尽相同的地方确实太多太多,两岸人民在不少事情上的诸多分歧也一言难尽。可是,我对这一座美丽的岛屿,却萌生出了无比真挚的喜爱、亲切与不舍之情。今后,捷运、公交车、便当、软件、鼠标、OK绷、随身碟,这一类日常用语将从交际中渐渐消失,但是,在台湾的点点滴滴却会永远驻存于我的心间,化作满天璀璨的繁星,编织成夜空中一网最绚丽的梦。
台湾,是一个充满友善与温情的地方。大陆亦然。真的好希望,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同根同源、隔岸相望的我们,可以用爱,跨越一切分歧与误解——将心比心,点亮起一片美好的明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