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伙伴到敌人:美国对华政策变脸前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7月31日,在佛罗里达州坦帕,美帝大统领川建国在中期竞选造势活动中,在谈及中美贸易战的时候,直言不讳的说:“不,这不是贸易战,是我们在打败苏联之后遇到的又一个强大敌人。”

敌人。从我们熟悉的三十年来中美“战略伙伴”关系,到180度逆转,成为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国家的敌人,我们似乎仅仅经历了几个月时间。

这样的变脸,有没有前因,又会有那些后果?

一、寂寞的大国关系

2012年2月,中美首脑在会晤时,中方提出了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这个准备重新定义中美关系的说法是什么意思?

中美关系的彼此认可的定义,经历了1997年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到2011年中美合作伙伴关系,最终突变到单方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按照我们的说法,它是以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为核心特征。实际上直白一点说,就是要平起平坐、平分秋色——这是一种挑战性提法。

众所周知,从之前定下“韬光养晦、绝不出头”的外交基调以来,中美之所以能够屡经风浪却又能合作向前,并不是基于相同价值观的契合,而是战略性利益的合作。最根本的,是基于中国不能也从来没有展现出挑战名美国领导地位的意愿。美帝绝不可能允许第二个苏联的出现,这是带着你玩的前提。

奥巴马同志虽然一贯喜欢政治正确,但却也不傻,对此并不感冒,未予回应。此后中方又在多个国际场合重提此概念,但美方均未回应。

当时的国务卿克里甚至公开扬言:“我多次听到……提到新型大国关系。我认为,新型大国关系不能只靠语言来界定,而是应该由行动来界定。”

美方对“新型大国关系”的极度冷淡,并未让我们警醒。在此理论基础下,进一步喊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一带一路、中国制造等相继登场,这种欲用经济实力改变国际政治版图的做法,对于美帝不啻于摆上台面的挑战,美帝显然不可能视而不见。

如果说玩玩概念上的挑战,或者经济上的抢蛋糕,甚至是地域争端上的民族主义美帝只是心存疑虑,尚可容忍的话,与美帝为敌则是断难相容。

二、克里米亚的蝴蝶

克里米亚是个半岛,历史上曾经属于俄罗斯。地理位置上控制着黑海的要冲,是前苏联黑海舰队驻扎地。在1955年苏联行政区划调整中,被划给了作为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乌克兰独立后,成为一个自治共和国。普京上台后,作为他的大帝梦的一部分,一直惦记着怎么把克里米亚抢回来。

2014年2月,乌克兰生变,亲俄罗斯的总统亚努科维奇被废黜。亲西方领导人上台。普京以此为借口,悍然出兵占领克里米亚,强行将其并入俄罗斯。

普京的大帝梦虽然得到了俄国民族主义者的支持,但在西方看来,这是赤裸裸的侵略,跟萨达姆以历史原因吞并科威特是一个路子,普京重走沙皇、苏联扩张路子的心思昭然若揭。是对现行国际法,尤其是国际秩序的严重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以美国为首,整个西方遂联合对俄国进行了严厉的经济制裁。俄国不仅在海外的资产被冻结,其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单一经济更因为国际制裁断崖暴跌,当年GDP从2.06万亿暴跌至1.36万亿,下跌33%!经济形势一泻千里,普京的统治岌岌可危。

但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历史最资深的受害者,我们不仅没有冷眼旁观,反而主动送温暖上门。

这就是注定要留名史册的中俄石油协议。这个长达25年的协议,总金额高达2700亿美元,涉及原油约3.65亿吨,折合下来中国以107美元每桶的价格,为俄国提供了25年的肥约。中国一次性就支付了700亿美元的预付款。

在俄国被西方制裁后,中方表示将继续执行此协议,哪怕原油价格随后暴跌至29美元每桶。

可以豪不夸张的说,没有中国及时的近乎救命的输血,普京根本挺不过这场制裁。他不仅挺过来了,还狠狠的宰了中国一笔,赚大发了。那700亿美元预付款,相当于当年俄国GDP的5%!

这个事件,很多中国人的眼光也许仅仅停留在中国每桶原油吃亏了多少。其实就算拿2700亿全部亏掉,都是小亏。真正的大亏,是公然为美帝的敌人输血撑腰的举动。

之后,又为伊朗站台、为朝鲜站台、为委内瑞拉站台……只要是美帝制裁的对象,没有不沾来自东方大国的温暖的。

今天美国对华政策的大变脸,可以说从克里米亚的蝴蝶煽动翅膀的的那天,就开始了。一点不突然。根本不是美帝要把你当敌人,而是你一直冲在最前,不遗余力要当美帝的敌人。

三、所谓的美国期望

2000年,在和中国的入世谈判的最后关头,克林顿在霍普金斯大学的演讲中这样谈美帝的态度:“通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不仅仅是同意进口更多的产品,而是同意进口MZ最珍视的价值之一,即经济自由。”“当个人拥有不只是梦想的力量,而是实现他们的梦想时,他们会要求更大的发言权。”

里根政府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亨利·罗文(Henry Rowen)甚至曾经极其乐观的预测,中国将在2015年“加入MZ国家俱乐部”,当时他预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7000美元。事实证明,中国比他预测的要早两年达到这个数额,但却并根本没有加入那个俱乐部的愿望。

十几年过去,中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很显然无论是克林顿,还是罗文都错得一塌糊涂。

美国前资深外交官坎贝尔(Kurt M.Campbell)和拉特纳(Ely Ratner)曾经合署了一篇名为《清算中国:北京是怎样让美国期望落空的?》的文章。很典型的说明了美帝对中国心态的转变。

这两个作者都很有来头。坎贝尔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特纳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国事务部的资深研究员。

这篇文章其实并没有骂中国。而是很客观的分析了美帝自身对华政策的误判。文章着重检讨了美国过去数十年来,尤其是克林顿支持中国加入WTO以来,对中国抱有的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经济,那么其融入西方的主流价值观就是一个无可改变的趋势。然而,现在的现实是,中国在完全保留其政治体制既有特性的同时,又充分利用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机遇,并借此强化自身经济实力,进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

文章中特别提到,2016年南海争端中,中方蛮横无视国际法,藐视国际仲裁,并未受到国际社会的惩罚,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文章最终的结论称,基于当前美国期望与中国现实之间差距越来越大的事实,此刻美国正面临着现代史上最强大的对手。美国若想胜出,就必须放弃长期形成的对中国的态度。

从这些美国和美帝政策息息相关的人物的言论就可以看出,川建国今日的政策,绝不是一时一地一人的突发奇想,而是整个美国政坛在痛定思痛形成的共识。川建国,只是把它变成现实回击的那一个人。

四、美帝的全面反击

2017年底,川建国在上台后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全面推翻了奥巴马时期中美“战略伙伴”的说法。直言要“重新辨明我们的敌人”。把中国和俄国并列,正式列入“战略竞争对手”,直白的说法,这就是敌人。这份报告赤裸裸的宣言:“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对华政策都是基于一种理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纳入战后国际秩序,将使中国实现自由化。但与美国的愿望相反,中国以牺牲别国主权为代价来扩张自己的实力。中国在世界上传播以腐败和内部监控为特征的zz体系,并且正在建设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军队”。

以2018年1月十九届二中全会为节点,最后一丝幻想破灭的美帝展开了全面的反击。

在中美最敏感的台湾问题上,2018年3月美帝参议院以100:0的罕见比例,全票通过了《台湾旅行法》,彻底推翻了1979年以来对台湾的法律定位,事实上赋予了台湾主权实体地位。不仅如此,第七舰队重返台海,美海军陆战队进驻。美助理国务卿访台肯定了对台湾的“六项保证”。7月,美帝参议院又以85:10的压倒性表决,通过《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进一步明确加强与台湾的防务关系,并帮助提升台湾的自卫能力。即使那些最活跃的鹰派,恐怕都不敢再提“武统”的梦话。

针对中国经济的软肋,谋划已久的川建国自3月底开战贸易战以来,从祭刀中兴、华为开始,打出了一组堪称经济史上最重量级的组合拳,穷追猛打,节节胜利,在此就不赘述,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外交上,川建国大棒加甜饼,先严后宽,以区别对待的灵活手腕,争取了欧洲、亚洲的盟友,和欧盟、日本达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零关税同盟,中国赖以发达的WTO体系面临被瓦解的燃眉之急,对被排斥在这个体系之外的国家来说,长期来说,边缘化的危机触手可及。

知识产权方面,美帝也火力全开,除了先后对中国的科技、军工行业展开精确制裁之外,中国留学生、科技工作者签证全面受限,敏感行业的并购既无可能,甚至过往屡试不爽的间谍之类盘外招也屡屡受挫,近期被送上审判席的相关人员恐怕已经不新鲜。

即便是在中国收缩战线,撤资一带一路的情况下,美帝也没有放过,最近甚至不准一带一路的相关国家利用世行贷款偿还中国,中国撒出去的大笔美金面临有去无回的危险……

美帝驴象两党向来互相杯葛,但在中国问题上,却是罕见的统一,不仅如此,美帝的智库、民间在舆论上四十年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在对中国的政策上形成了广泛的共识。仅有的一点的分歧,也许只是出拳的轻重。

过去四个月以来,本来就长期在熊市里挣扎的中国股市断崖式的下跌了27%,金融连环爆雷,人民币贬值接近10%……可谓血流成河。与此同时美国股市整体持续上扬,道琼斯指数上扬2.45%,已经创造了美股历史上最长的牛市,就业率也创造了近年来的新高……输赢已经无需多言。

五、未来已来

自从美帝19世纪末超越英国,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已来,一百多年中,美帝无论是国家实力还是价值立场,把持着无可动摇的NO.1地位。有力又有道,无可匹敌。说它是人类的灯塔,绝不是溢美之词,而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历数与美帝为敌的国家,无论是曾经不可一世的法西斯德国、日本,还是席卷半个地球、豢养了无数小弟的苏俄帝国……更不要提什么萨达姆卡扎菲查韦斯……无一例外的都输得很惨。记住,是无一例外。他们不仅仅是输在军事上,经济上,最根本的,是输在会变的人心、输在不变的道义。

邓在79年访美的时候,说过一句清醒的话:“这几十年,和美国做朋友的都发达了。”抛开意识形态,追溯历史,美国也是近代当之无愧的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国家。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美国的支持,中国这四十年来的发展和进步根本无从谈起。挑战美国、与美国为敌,未来怎样清晰可见。

未曾想象的未来已在哀鸿遍野的路上。也许是结束,也许是开始。

(来源:虎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