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朝离散家属重逢在即——“感谢你还活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新社束草8月19日电 题:韩朝离散家属重逢在即——“感谢你还活着”

19日,79岁的金宗参(音译,以下人名皆为音译)在酒店一遍遍检查行李,想到即将和在朝鲜的弟弟见面,他称“竟有些紧张”。金宗参缠满绷带的双手,指着包里的衣服、食品以及一摞人民币告诉中新社记者:“特意给弟弟带的礼物”。

一天后,包括金宗参在内的90多名韩方人员将与在朝鲜的亲人相聚,第21次韩朝离散家属团聚将在朝鲜金刚山举行。这是韩朝时隔两年半再次举行团聚活动。

为了这一天,他们等了太久。

“真的很想你。”这是84岁的闵炳贤最想对妹妹说的。19日,大批韩方家属抵达束草市等待统一出发。坐在轮椅上的闵炳贤早早便来到集合地,兴奋地给中新社记者展示随身带的“全家福”:“这是我,这是我儿子……要让妹妹好好看看家人。”自朝鲜战争后,他和妹妹未曾再见面。

与女儿分别67年的黄宇硕,已年近90岁。1951年,他从半岛北方离开,本计划三个月返回,却没想到至今未能再踏上“故乡”土地。虽已“记不清女儿的模样”,但思念从未停止。“感谢你还活着!”黄宇硕说。

大多离散家属如黄宇硕和闵炳贤一样,少小与至亲分离,而今已两鬓苍苍——80%以上参加此次团聚的离散家属年龄超过80岁,不乏90岁以上的老者。

期待这一天,他们难掩激动。

“天呢,我哥哥还活着!”77岁的李宋南,日前收到来自北方的寻亲通知。1950年他的哥哥被带到北方,自己留在了首尔。“唯一希望就是哥哥健康。”他喃喃道。

杜谷兰已经兴奋得失眠了好几天。他特意给分别了60多年的妹妹买了很多新衣服。“妹妹,你过得还好么?”他边说边有些哽咽。

82岁的柏金冬迫不及待想见到在朝鲜的家人。朝鲜战争爆发后,他和一部分亲人往南逃难,但母亲带着弟弟和妹妹向北寻找食物,一家人就此失散。“第一个要问的,就是想知道妈妈的墓在哪里。”他说。

但这一天,太短暂,也太迟了。

88岁的柏弘森一直挂念在朝鲜的哥哥,但此次申请时获悉“哥哥去世了”。战争期间,他哥哥未和家人一起向南搬迁,和所有失散家庭一样,本以为是一场短暂分别却就此永别。唯一让柏弘森稍感欣慰的是:“能见到哥哥的儿子。”

杜谷兰反复称自己是“幸运儿”,“能重逢的家庭太少了。”他说,希望韩朝以后能定期组织家属见面。

如其所言,受半岛局势影响和团聚名额限制,诸多离散亲属正抱憾而终。据韩国官方公布信息显示,登记注册为离散家属的13.2万名韩国人中,截至今年5月底有约7.5万人去世;在世的5.7万人中,大约86%年龄超过70岁。对他们来说,每一次短暂相聚,也许意味着最后一次重逢。

“想说什么?最想说一定要再见面!”这是将与朝鲜亲人团聚的尹应钧最大的心愿。

韩朝离散家属团聚活动始于2000年,当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实现历史性会晤,就举行离散家属互访达成共识。此后,随着半岛局势的变化,离散家属团聚时断时续,迄今共举行了20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