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公祖师”故乡村民同意合理补偿 律师不赞成买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诉求被当地法院驳回 肉身坐佛回国难 村民为迎回佛像愿与荷兰方面协商

“章公祖师”故乡村民同意合理补偿

备受关注的“‘章公祖师’肉身坐佛追索案”又有新进展,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驳回中国福建村民向荷兰藏家追讨章公祖师像的起诉后,近日,荷兰藏家奥斯卡·范奥维利姆又表示,愿意通过协商谈判,促成佛像早日回到福建省三明市阳春村普照堂。

福建村民表示,希望荷兰收藏家能够尽快兑现承诺,村民们愿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进行合理补偿。

事件

“章公祖师”被盗 村民跨国追索

章公祖师俗名章七三,北宋年间圆寂后被塑成金身佛像,供奉在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和东埔村共同拥有的普照堂内。因其真身四肢和身首俱全,因而又被称为“章公六全祖师”。

1995年12月,“章公祖师”肉身坐佛被当地村民发现遭人盗窃,村民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坐佛去向一直下落不明。

2015年3月,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一尊肉身佛像,引起阳春村和东埔村关注。村民认为该尊佛像即为被盗的“章公祖师”肉身坐佛。福建省文物部门也称已初步确认展出的“肉身坐佛”即为二十年前被盗的章公祖师像,而该佛像的荷兰藏家范奥维利姆随即撤展。据报道,此后的归还谈判中,范奥维利姆提出了福建村民无法接受的条件。

2015年底和2016年11月,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委员会先后在中国福建省和荷兰提起追索诉讼。

2015年11月,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委员会代表全体村民授权中荷律师团队进行“章公祖师”肉身坐佛的追索诉讼,并在中国和荷兰两国进行诉讼。

在荷兰,2016年5月底,两村的村民委员会委托中荷律师团向荷兰法庭提交起诉状,要求法庭判决荷兰藏家范奥维利姆将其所持“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归还普照堂。2017年7月14日,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就该案举行了首场听证会。原告方由福建村民委托的代理律师团出席,被告方范奥维利姆本人随辩护律师一同出席了听证会。法院没有当庭裁决。

在国内,2018年7月26日和10月12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公开审理了“章公祖师”肉身坐佛追索案,法庭围绕原告诉请标的物与被告持有、展览的肉身坐佛是否为同一物,被告持有肉身坐佛的取得经过、展出情况、目前状况,在荷兰阿姆斯特丹Rechtbank地区法院诉讼情况,该案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等展开调查。双方当事人根据法庭归纳的争议焦点展开充分辩论。庭审最后,双方当事人均表达了调解意愿,法庭在庭后组织了调解。

进展

法院驳回诉求 我方称不放弃

据新华社报道,2018年12月,荷兰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以“不清楚中国的村民委员会是否有权提起法律诉求”为由,驳回中国福建村民向荷兰藏家追讨章公祖师像的起诉。范奥维利姆上周告诉新华社记者:“这个判决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我知道这实际上是个得不偿失的胜利。说到底,我在这场诉讼中没什么可赢,充其量是少输一点。”

他说:“我已经被说成是一个不择手段、冷酷无情的人,间接地从中国偷了一尊佛像,拒绝归还,或是向村民漫天要价。这些与事实不符的说法影响了我的名誉、生活和事业。被剥夺了佛像的伤心村民与‘自私冷血的西方藏家’对簿公堂,这样的形象会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范奥维利姆继续坚称他已不再持有佛像,且拒绝透露他所说的目前持有佛像的“第三方”身份,同时又表示“第三方”也愿意归还佛像。他说:“我唯一的目的是再次确认、说服并帮助现在的持有者达成可操作的协议,让佛像尽快回到中国。”但是,他没说明“可操作的协议”具体所指。

针对范奥维利姆的表态,普照堂文物保护协会会长、阳春村前任村支书林开望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代表村民回应,章公祖师像世世代代为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集体供奉,寄托和承载着村民们深厚的情感,意义非同一般。所有村民都热切期待章公祖师像早日回归故里。

林开望同时指出,范奥维利姆早在2015年就声称愿意归还章公祖师像,随后又说要归还给与之毫无关系的机构,还提出多项无关条件和巨额补偿要求,让满怀期待的村民们非常失望。村民希望范奥维利姆这次尽快兑现承诺,不要提出无理要求。否则,他们将坚持上诉不放弃。

村民

佛像是情感寄托 可合理补偿

阳春村村民代表林文青说,“章公祖师”被盗后,他们曾多方寻找,村民们都很伤心,毕竟那是千百年来的情感寄托。对于荷兰收藏家表示愿意通过协商谈判促成佛像回到普照堂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荷兰收藏家的表态,这说明对方考虑到了村民的情感诉求,村民们都很高兴。但是毕竟现在还没有看到书面协议,所以下一步要怎么做,还要等待。

林文青说,村民们也希望荷兰收藏家能够知道,阳春只是福建的一个贫困小山村,村民们有的只是祖祖辈辈千百年来对“章公祖师”的情感和寄托。如果对方愿意归还,村民愿意进行合理的补偿,毕竟对方保管了那么长时间,也进行过修理,产生了费用。“我们只是一个小山村,拿不出很多钱,但我们会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进行补偿。现在村民们迫切希望‘章公祖师’能够早日回到阳春。”

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律师

不赞成买回 望对方明确表态

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该案律师团成员刘洋律师。

对荷兰收藏家称愿意通过谈判协商归还章公祖师像的消息,刘洋表示,他们对荷兰收藏家的表态表示能接受,但也要看对方的附带条件和诚意。对方有归还的意愿是一件好事,但是希望对方能有个明确的说法。“这样也有利于明确下一步我们该如何操作这件事,比如物质上、精神上,我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竭尽所能,让他得到应有的尊重。”

针对荷兰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驳回村民起诉的理由是“不清楚中国的村民委员会是否有权提起法律诉求”的问题,刘洋表示,他认为荷兰法官在适用法律上有问题。按照国际惯例,国际司法的基本原则是按照当事人的出生地原则,当事人在出生地有诉讼资格,到了属地法院也就有了诉讼资格。刘洋律师认为,无论从哪一方面考量,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都不应该驳回起诉。

据新华社报道,此前荷兰收藏家曾提出巨额补偿要求,对此,刘洋表示,律师团并不赞成外界所称的“通过金钱买回来”的说法。“我们可以在能力承受范围内,对他进行补偿,他当时毕竟也花了成本,但补偿跟买卖是两回事,可以补偿,但不能买,这是我们的一个既定原则。”

刘洋表示,在该案中,他们也要尊重村民的意愿,以村民利益为重,对村民来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把章公祖师像请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