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尼施·卡普尔的神秘旋涡,为何我们会沉溺其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下沉》Descension,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

 

无休止地旋转,看似黑色无底洞的黑水不停地旋转 ,将你拖入其危险的深渊 ,那向下的完全不可知的内部强吸引力。 

圆形的池子里。

 

黑色的水流在有限的空间里不断翻腾,在无尽的漩涡中不停旋转,永不停止,没有光芒。

 

无止境。

 

这似乎也是我们最黑暗的感觉,我们所有的恐惧,脆弱,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都被困在无尽的漩涡中,有低鸣的声音咆哮着,与我们心脏跳动的声音相呼应,朝着自己想象中最狂野的角落,一个完全不可知的内部世界,奔去。

 

它有多深?它是否去了地球的中心?它是什么?是什么造的?……

 

而我们,又为何会深深沉溺其中?

 

《下沉 Descension》,来自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

 

北京,红砖美术馆。

 

 

安尼施·卡普尔

 

“这非常酷,因为我们都陷入了未知的世界”,“我可以看很久”,“好想掉进去”……

 

观众在Twitter留言说。那些仿佛来自地球中心的抱怨和愤怒; 你可以听到它,你可以感受到它。

 

当你望向深渊时,深渊也望向你。这是尼采的名言。

 

你用什么眼光去看世界,世界反映在你心里,就是什么。

 

如同我们此刻站在卡普尔的作品《下沉 Descension》面前。

 

《下沉 Descension》,北京,红砖美术馆现场: 

事实上,现今英国艺术家们在创作上各自奔向不同的方向。达明·赫斯特在艺术上花费巨资,但似乎并未受得好评;而安东尼·葛姆雷据说在为富豪设计酒店客房……众说纷纭中,如何坚持,并不断实践强有力的创作?

 

卡普尔是真正在实践中的。他创作于2014年的作品《下沉》着实令人着迷。

 

最开始,《下沉》亮相于印度科钦的穆吉里斯双年展(Kochi-Muziris Biennale)2014–2015。(下图)

 

 

而后,2015年,意大利Château de Versailles :

2016,法国凡塞尔宫: 
法国塞纳河(这也是作品首次完全置于水中): 
2017,纽约,布鲁克林大桥公园: 
2018,北京,红砖美术馆现场: 
像卡普尔的所有作品一样,《下沉》是对材料和过程进行深入研究的结果,探索“水”以惊人的方式表现出的潜力。圆形水池里的黑水在池中连续旋转运动后聚在一个中心涡流中,似乎要被吸入地球的深处。

 

但我们,为何会深深沉溺其中?

 

Part  01 唤起自身经验之上的体验和记忆,以及想象。

 

“我总是尝试着创作那些非物质的、不确定的东西。作为一名艺术家,我真的没有什么要表达的。要不然,我就该去做个记者。但是,我想邀请人们来追寻。”

 

——安尼施·卡普尔

 

理论上,《下沉》可以有许多不同的含义。对于一些人来说,《下沉Descension》可能代表着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门户或者进入未来或过去的窗口。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它可以被视为我们存在的瞬间。

 

这个看似无底的水池,里面装满了用全天然的黑色染料染黑的水。水旋转成漩涡,然后在中心坍缩成深渊。此刻,安尼施·卡普尔创造出了一个神秘的精神空间,召唤观看者借助这件作品产生出源自于自我经验之上的体验和记忆。

 

伴随翻腾的水花,一阵阵被压抑着的怒吼低鸣声一直吸引观众。“当物体有自己的声音时,它会更好,”卡普尔说。“它提供了比直接观看物体更神秘的感知。”

 

《下沉 Descension》局部: 

拥有东西方双重文化背景的卡普尔,对截然不同文化背景的考量,使得其作品富有独特的气质。

 

他生于印度,20世纪70年代后,则主要工作生活于伦敦。他的作品东方宇宙观和西方极简主义兼容并蓄,互生共汇,融为一体,从中显露出的不同文化背景的冲突与对抗,引发更多的思考。他将形而上学的二元性结合在一起,诸如物质与精神、光明和黑暗、地球和天空、虚空与实在、深奥的哲学与感性的日常体验等的对立统一,矛盾对立面的共存充实了事物的内涵,使之变得完整。

 

《下沉 Descension》作品的主体为水,水乃自然界中的重要元素,又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在卡普尔看来,水是一种非常非常奇怪的材料,可以用独特的方式表现;而圆形的水池,既与红砖美术馆本身的建筑结构产生联系,又与天空、宇宙相呼应,达到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通过对材料和物体固有属性的转换,卡普尔模糊了自然、景观和艺术之间的界限,引导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感知空间。

 

如何让观众真正的参与?在这方面,有一些细节很有意思。比如,作品周围的栏杆是为了保护观众,但它也像圆桌一样。旋转的水池被栏杆环绕,吸引观众观看其黑暗的深度。当然,如果你想走近这一潭黑水,也可进入栏杆里面,近距离感受。个人与作品、与艺术家的思想此刻得以交汇。

 

在卡普尔的作品里,《天空之镜》(下图)亦是同样的道理。

卡普尔,《天空之镜》,2010-11,不锈钢,伦敦肯辛顿花园

 
追寻的过程,亦是唤起各种体验和记忆以及想象的过程。
 
Part  02 不在场  冥想空间

 

“我一直认为它(虚空)……是一个过渡的空间,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空间。这和时间有很大关系。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一直对创作的第一个瞬间很感兴趣,在那一瞬间,一切皆有可能,但实际上又什么也没有发生。这是一个成长的空间。”

 

——卡普尔

 

通过冥想,可以去体验内心最深层次的想法,看到真实的自我。

 

卡普尔对无限和无穷无尽的兴趣,与重塑空间赋予意义同样重要,因为它反映了无事物的状态,以及洗涤心灵的过程。黑色,就像宇宙中的深渊一样,意味着开启新的和不可预测的体验,并为自我深省和冥想提供无限的机会。

 

如何以非凡的方式将普通材料进行操纵?《下沉 Descension》很好地展现了卡普尔的这一探索。他对雕塑的可能性的探索让他的作品呈现出非同一般的魅力。用简单传达观念的方式,在被感知到的空间内呈现一个视觉实体,将艺术的重心从抽象的概念中抽离,转向个体在现场的体验。

 

“我想创造一个空间,让物质流动。”卡普尔说。他感兴趣的是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做了什么。他拒绝对现实世界中具体物象的重现或模仿,试图去捕捉时间,万物齐鸣中的一个瞬间,一个片段,无法言明却又能引发共鸣的曾经过往。

 

“我一直在做的是表现这个世界里并不在场的一面,是一个幻想的空间,它来自于心智和灵魂的一面,用雕塑把感知到的这一面表达出来,这就是我一直试图在做的。”

 

卡普尔说。

 

他最重要的作品:《云门》 

任意变化的诺大的镜面,世界就此迷失了。

 

此时,材料反而显得不再那么重要。

 
Part  03  极简至纯的视觉冲击

 

“对我来说,抛光面的有趣之处在于,若表面完美无瑕,有趣的事随之发生──它本质上不再是物质;它飘浮空中,产生其他作用。而凹面的运用,在我看来,会令人完全着迷。它们不再是物质,而我追求的正是它们变成非物质的过程。”

 

——卡普尔

 

卡普尔对极简主义的热爱以及吸收是显而易见的。他从极简主义艺术家唐纳德·贾德、布鲁斯·瑙曼等人那里借鉴了许多观念,比如作品和展览空间的关系、对材料的开发观念等等。

 

同时,卡普尔对负空间的探索以及运用已至炉火纯青之境。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卡普尔一直在探索“空”的概念,他创作的作品似乎会退到很远的地方,消失在墙壁或地板上,或者以其他方式破坏对物理世界的假设。《下沉 Descension》实现了艺术家长久以来的愿望,创造一个充满活力、不断进行的负空间。螺旋状漏斗状的水经过纯天然的黑色染料处理,形成一个不透明的,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洞”。而“洞”亦是负空间的一种,由实体形围合而成或实体形上在某一方向上的延伸和展开的深度中空的形。

 

《下沉 Descension》局部的“洞” 

此外,卡普尔擅长理性与感性结合,相比较极简主义构成上常使用的直线、长方体或三角形等稳定元素,他更愿意加入一些感性元素,比如不规则的线和细节,借以丰富作品构成,带来更多变化与感性元素,同时使用纯度高的色彩,赋予作品极强的视觉效果。

 

他的作品: 

无限的概念和埋藏在形式和实质内的时间奥秘。传达着永恒感。

Anish Kapoor在他的《下沉》面前

浪漫的卡普尔。他的艺术唤起了人们从风景画中得到的神秘感和敬畏之情。结合21世纪的工程学,他以真正大胆和模糊艺术界限的方式激发观者的各种感官。
 

从天空之镜到他的黑色漩涡,他如同一位现代艺术的魔术师,描绘了他的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