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香港“医护人员”的可耻表现载入历史!


来源: 欧洲侨报   时间:2020-02-04 11:43:38





一些香港医护人员,是时候好好重读一下希波克拉底誓词了。

2020年2月3日,将成为以“专业”著称的香港医护史上的耻辱一天。

在这一天,数千名医护人员开始罢工——香港史上头一遭。

随着确诊人数的快速增长,抗击新型肺炎进入最艰难的攻坚阶段。

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一个目标奋斗:彻底打败这该死的病毒。

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付出、支持着这场攻坚战。还有那些在病毒肆虐中的逆行者,他们的身影令人动容。

然而香港的这群人,临阵逃脱了。

在病毒面前,他们原本是最不应该出现的逃兵。

1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这是一个香港每一个医学院学生,在毕业时都会宣读的誓词。

不知道在罢工时高喊口号的那些医护人员,有多少还曾记得它。

3日开始的罢工由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罢工时间为5天,目前已有6700名会员加入罢工。

在这些罢工者中,有80%是护士,医生占7%。

参与第一阶段罢工的有3000名医护人员。3日上午,他们跑到多家医院及诊所,呼吁医护界加入罢工行列。

不知道他们在路上,有没有看到排队买口罩的市民排起了长龙?

在罢工之前,就有一些医护人员以极其自私的行为,刷新了人们的下限。

在抽到必须照顾确诊或疑似病例的“生死签”时,有人竟然直接选择了“辞职”,还有的干脆就“集体请假”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迅速蔓延,一线医护人员面临极大风险。香港医管局对此设有抽签制度,抽中者须加入俗称“dirty team”的工作,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确诊或疑似病例。

从“dirty team”这个名字就能看出,这不是什么好活。所以这也被一些医护人员称为抽“生死签”。

在伊丽莎白医院深切治疗部早前完成抽签程序后,有至少4名护士和一名文员辞职。

他们明确表示,拒绝被编入“dirty team”。

在东区医院、博爱医院和玛嘉烈医院,至少有90名护士相继集体“请病假”,在东区医院手术室,1日原本应有45名护士上班,但最终有多达26人请病假。

超过一半的护士没有上班,这意味着什么呢?

当天有近半的手术室全天没有护士。

在1日的罢工大会现场,“代表”们清一色的黑衣,说自己罢工是被逼的,全场还高呼口号:“罢工救港!罢工救港!”

把自己感动得痛哭流涕,差一点抱头痛哭。

医护人员罢工救港?

这个时候该抱头痛哭的,恐怕是香港那些患者吧?

有网友说:“他们在组织罢工的时候,我们医院都建好三家了。”

2

那么,是什么逼得这些“白衣天使”们非得罢工不可呢?

我们先来看看发起罢工的是个什么组织。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这是一个类似工会的组织,在今年元旦期间刚刚成立,其“反修例”的背景十分浓厚。

它的自我简介里的第一句话是:“医管局员工阵线致力于政治问题、HA内部问题、医疗系统问题主动发声。”

看起来,这个“工会”的主要目标并非维护行业权益。它是为政治而生的。

医管局员工阵线发动罢工的原因直接针对港府。

它仿照“修例风波”中的反对派,提出了一些诉求,其中包括“禁止非港人旅客经由中国内地入境”“港府呼吁全港民众戴口罩”“提供足够隔离病房且暂停非紧急服务”等。

其实所有诉求的核心只有一点,要求港府全面封关,禁止内地人进入香港。

对此,港府回应说,从机场入港的内地旅客本来就已经大幅下降了,现在往返两地的有90%都是香港人,而且如果禁止内地人来港,有违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应主张歧视”条款,因此“全面封关的做法不可行”。

说得够清楚了吧?

 

但是这些医护人员又拿出了“修例风波”中的那一套:我不管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是不愿意跟我沟通,那我就要“揽炒”,大家都没好日子过。

 

港府是否决定封关,这是香港自己的事。但是疫情肆虐,拿病人的生命当政治筹码,吃相就太难看了。你们不是街头的年轻小混混,你们是医务工作者啊。
 
这样任性(可能已经不是任性了),后果是严重的。

香港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陞表示,因为正值冬季流感高峰期,加上又遇到新型肺炎,医管局现在“非常困难”,罢工不仅会让现在的医疗负担加重,也让继续工作的同事负担更重。

医管局总行政经理张子峯则透露,因罢工影响,大概有一半的手术不得不推迟,病人的复诊时间也可能会延长。

有网友这样归纳:“香港医护人员:我们为了香港可以牺牲一切。香港病患:所以就要罢工送我们早日归西吗?”

说实话,叨姐都忍不住心疼香港的病人。

4

这些医护人员的绝对自我利益至上,也让不少香港人感到愤怒,更何况,现在香港仍有大量的医护人员奋战在与病毒赛跑的第一线。目前,已经有数十名私家医生主动表示愿意加入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这些罢工者的自私自利,首先愧对的是他们朝夕相处、尽职尽责的同行们。

因为他们玷污的,是这一袭白袍的神圣。

如果看看武汉的医护人员是如何在医疗条件高度匮乏的情况下,整个春节假期不眠不休地工作,看看解放军医护人员是如何在除夕之夜奔赴一线,再看看火神山、雷神山有多少人不计辛劳、不计报酬的付出——只为挽回更多生命,他们会有那么一丝丝无地自容吗?

叨姐不知道。

叨姐只是看到有些人在恬不知耻地高喊:不应对医护人员搞“道德绑架”。他们说,不全面封关就是祸害香港,我们罢工是为了香港的长远利益。

言下之意是不是说,患者如果因为医护罢工而致死,这是必要的牺牲,即使我们不知道要牺牲多少人命?

这样的逻辑原本不应该属于一个成熟的发达社会。

玛嘉烈医院依然有人坚守岗位

一些煽动罢工者还叫嚣,他们是有民意支持的。

他们的数据支持,来自香港民意研究所此前公布的一项调查。在回答“如果政府没有有效处理疫情,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前线医护人员罢工”的这一问题时,有61%的人选择了支持。

然而很遗憾,这个预设条件的调查是个伪命题。

有人问,如果把调查的问题换成“如果你感染了新型肺炎,你愿意支持医护人员罢工吗”,那民意又该如何?

4

古希腊医者、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经留下一份誓词:

1、我郑重地保证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我将要给我的师长应有崇敬及感戴;

2、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行医;病人的健康应为我辈首要的顾念;

3、我将要尊重所托予我的秘密;我将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学界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

4、我的同业应被视为我的同胞;我将不容许有任何宗教、国籍、种族、政见或地位的考虑,介乎我的职责和病人之间;

5、我将要尽力维护人的生命,自从受胎时起;即使在威胁之下,我将不运用我的医学知识去违反人道。

6、我郑重地、自主地并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约言。

这一誓词已经流传两千多年。1948年,它被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医学学会采用。

医护行业的特殊性,首先表现在,每一个医护人员在进入行业之前,都需“郑重地、自主地以人格宣誓”。

一些香港医护人员,是时候好好重读一下希波克拉底誓词了。

来源:补壹刀/花叨叨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欧洲侨报”,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040-751021899。



版权所有:欧洲侨报苏ICP备170707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