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偷成为高价网红想到


来源: 欧洲侨报   时间:2020-04-27 19:11:06





    章建民(中国主流媒体高级记者)
    (导读:一个曾经四次因盗窃电瓶车而进监狱的广西南宁周立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审讯时的语出惊人,甚至违背常规的言语,居然引发这个社会的强烈响,在网上立刻走红。走红后的周立齐更没有想到,在他出狱的当天,监狱外有几十辆豪华车迎接他,有的网红公司居然出价年薪高达二三百万让他去搞网络直播。如此颠覆性的事件到底说明什么呢?人们对此发问:是周立齐变了,还是一个社会变了?是社会价值取向变了,还是社会真的病了?是社会之错,还是谁人之过?)
    完全出乎意料,完全是在不经意中,一个惯偷却成了网红,这或许是这个时代的偶然产物,这或许是这个社会的必须产物。
    4月18日,广西36岁的周立齐结束了自己的第四次刑期。获释出狱。 
   此前,在看守所接受当地电视媒体采访时,周立齐曾“语出惊人”。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 “在家里面一个人很无聊,都没有朋友、女朋友玩 ,进了里面(指看守所)去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里面。” “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偷这种东西,才可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这些被认为离经叛道的表述却被一些网友奉为“经典语录”,在社交网络流传。 
    四年多来,他偷窃了价值200多万元的电动车,过着与网络绝缘的牢狱生活,但随着出狱日期的临近,他的热度陡然而起。出狱当天,国内网红公司的经纪人赶来监狱门口“迎接”他,希望与他洽谈合作事宜。     
    针对网红公司对周立齐的追捧,4月21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文称,众多网红经纪公司无视公序良俗、道德底线,恶意进行流量炒作,引发社会舆论和流量“狂欢”,给网红群体和直播行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以此为噱头炒作的网红经纪公司将会被纳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的负面清单。 
     4月18日早晨六点半,周立齐走出了监狱大门,在此之前,他已按监狱要求完成了14天的隔离。狱方没有让他跟随家属直接回家,而是让他户籍地司法局的工作人员把他接回了老家的镇司法所。
     “有些东西已经麻木了。”周立齐说,毕竟不是第一次出狱了,和自己同天出狱的人比起来很兴奋,但自己的“感觉是很自然的”,没有想太多东西,只想第一时间回家看到亲人。 
    周立齐告诉媒体记者,他一出监狱大门,就看到几十辆车已经排满路口,其中不乏“豪车”,路边也站了很多人。但他不认识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些人和车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径直坐着司法局的车离开了。 
    当天,周立齐的二哥周立景也在监狱门口等弟弟。周立景说,早晨八点,就有四五批豪车陆续来到监狱门口,有人得知他是周立齐的家属后,主动过来找他攀谈。 
周立景说,他被告知,有一家公司本来想找30辆豪车和一班“兄弟”来迎接周立齐,但考虑到疫情防控期间,聚集太多人在监狱门口,“搞得太风光”过于张扬,因此只来了几辆车,人也来得少了些。
     后来又有媒体报道称,周立齐已经与一家网络公司签约,据悉,年薪的230万元,包括打赏在内,如果消息确凿,那么,又一次以不争事实击碎了人们对这个社会内核的认知。
    其实对于周立齐,很多人熟悉他是观看了记者采访的视频,他带着浓重广西地方口音的几句话和表情包,简直让人过目难忘。我本以为我无是应该把他当成笑料的,因为,从我的认知上去分析,这样的人也就是一个社会渣子而已。然而,却却让我无法想象的,小偷周立齐却完全的是人生逆袭,出狱之时,几十辆豪车监狱门口迎接,几百万的签约费随手可得。
    从惯偷到年薪几百万网红的跳跃,可能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有人认为他做网红会传播不良影响,给青少年树立了不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但在我看来周立齐也不算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但如果那些网红公司以此来作为一种扩大影响,传播新闻的手段,那么,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后遗症确实是无法估量的。
    记得去年曾经与一些参与P2P诈骗的80后交流过,分析他们的成长中“三观”形成或许能找到原因,这些人是在网络大量出售假冒伪劣商品中成长的,他们既是假冒伪劣商品营销者,也是假冒伪劣商品的受害者,因为便宜,更因为发财来得快,最重要是让他们真正认识到发财必须靠骗的真理。
    社会逆反心态,是周立齐成网红的重要因素。就在全球疫情蔓延之机,为什么网络谣言四起,而且许多谣言毫无根据,既无知识,更无常识,但传播却非常迅速,非常之广,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们的猎奇心态已经占居了社会的上端,网络公司正是看中了人们的猎奇之心,因为,周立齐有前科,更因为周立齐哪些出奇出格的语言和长相,只要网红公司重新给他定位包装成一个改过自新的人,然后开播讲授他在监狱里的种种奇闻,甚至他哪富有哲理搞笑的语言,勾描出年轻人解压神器,毕竟猎奇可以带来源源不断的财物,网络现实的社会流量就有生意,即使是坏流量也总比没流量好。
    面对社会的一些病态反映出来的价值取向,让我又想到了疫情期间,一些地方假冒伪劣防护服务用品泛滥,就在作为口罩主要原材料的熔喷布涨价近40倍时,全国到底有多少人生产假熔喷布恐怕说出来会让世人惊讶,前几天,《中国经营报》报道,起底熔喷布产业链:小作坊主日入百万“三无”产品遍地横飞,许多不合格防护用品流入市场,祸害人类。更有人,借助人们对防护用品紧张心态,大肆诈骗,无论是电商平台,无论是电信诈骗,全国发生的这样案件更是比比皆是。
    到底是什么力量推动了社会如此病态呢?对法律,甚至对人性,没有敬畏感呢?一切绝非偶然,这是一个积累过程,当电商刚刚兴起时,遍地假冒伪劣商品,却由于打击不力,导致全社会假冒伪劣商品盛行,甚至不少人还把出售假冒伪劣商品的人当成年轻人的教父,这样就有了后来假冒伪劣商品的升级版的P2P和电信诈骗的泛滥。追根溯源,不用我再过多叙述,许多不良社会现象,归根结蒂或许就是管理者打击不力。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欧洲侨报”,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040-751021899。



版权所有:欧洲侨报苏ICP备170707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