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協連夜狂刪罪證


来源: 大公文匯全媒體   时间:2021-08-12 15:12:54





   教協連夜刪除大量涉及煽罷課、包庇黑暴等涉違國安法的資料,意圖毀證。

    長期反中亂港的教協前日突然宣布解散。《大公報》發現教協網站大量涉及煽罷課、包庇黑暴等涉違國安法的資料已被刪除,意圖毀證。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批評教協掩耳盜鈴,宣布解散是博取時間銷毀證據。法律界人士呼籲執法部門果斷出手,搜查教協,檢取相關文件調查,依法辦事,依法追究。

    教協一直自稱是「教師團體」,但實際上長期以政治凌駕教育專業,荼毒學子。本港各界認為,教協早應被取締,還香港一個健康的教育環境。

 

(大公報圖片)

 
    大公報特派記者 冼國強
 
    大公報記者昨日發現,教協網站的「社會」一欄存放的政治和社會參與的紀錄全被刪除,當中涉及煽動罷課、參與非法「佔中」及所謂「真普選聯盟」、與「民陣」「支聯會」「職工盟」沆瀣一氣的遊行、反對全國人大8·31決定、黑暴亂港期間無端指責警方、污名化新冠肺炎疫情等內容。

    教協應向市民詳細交代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工聯會會長吳秋北批評,教協理事會的整個解散決策不公開、不透明、不民主,猶如黑箱作業,不明不白,令人懷疑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表示,教協應向市民解釋清楚幾個問題:教協理事會為何可跳過會員大會自行決定解散?資產出售由何人決定,出售予誰價格誰定,是否可經會員大會授權委任?發放特惠金的安排,有無經會員大會討論?

    對於教協疑似刪除反中亂港罪證,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認為,教協近年來的惡劣行徑早已引發大批市民不滿,教協禍害年輕學子誤入歧途,理應對全港社會負上法律和道德責任。「獨斷獨行在網站刪除過往一些聲明,是毀不掉反中亂港的罪證的。」她說,有不少市民呼籲相關部門展開調查,決不可讓教協蒙混過關。

 

    促介入調查防毀屍滅跡

    執業大律師龔靜儀指出,教協素來聲稱推動所謂民主、自由、人權云云,「講一套,做一套」的雙重標準極權真面目,終於浮出水面。此外,執法部門應果斷出手搜查教協,檢取有相關文件作調查之用,以防教協毀滅大量證據。

    教協放棄專業,不僅將政治帶入校園,製作「洗腦」教材,黑暴期間煽動教師罷課,還勾結外國勢力干預特區政府管治,鼓動仇警老師參選,成立基金支援黑暴「黃師」,出售「港獨」書籍等。凡此種種,均證明教協絕非所謂教師團體。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公開點名批評教協,強調修例風波發生後,教協比原本已存在的政治團體更變本加厲,將政治立場凌駕教育專業。教協讓政治問題、反政府、反中央的情緒進入學校,不但影響學生,亦因為是全港最大教育界組織,騎劫整個教育界。

 

社評|回歸專業才是社團工會的唯一正途

   

    懾於國安法的威力,一年多來反中亂港勢力分崩離析,全港最大單一工會教協日前突然宣布解散,這是攬炒派的輓歌,但對本港教育界來說卻是一件大好事。少了教協的破壞,教育界得以撥亂反正,重回專業正軌,迎來發展的新契機。

    成立48年的教協落到今日田地,所謂的「壓力巨大」只是表相,壞事做絕才是原因。過去教協曾經有過專注教育的時刻,然而,近年的教協領導層醉心於政治凌駕專業,走火入魔,整個組織變得面目全非。前年修例風波期間,教協更騎劫教育界搞事,成為不折不扣的政治煽動組織。

    教協將不少老師及學生推上違法不歸路,也把自己帶上窮途末路。該組織近日驚覺「大禍臨頭」,為「救亡」做出不少動作,揚言今後聚焦於教育專業,並退出民陣、支聯會、職工盟及國際教育組織等,但最終仍然逃不過「多行不義必自斃」的下場。可以說,教協從背離專業搞政治的那一天開始,就種下自取滅亡的禍根。

    「教協解散,教育有望!」香港社會為教協解散而拍手稱快,香港家長更放下一塊心頭大石。沒有了教協的不務正業,教育可望風清氣正;沒有了教協的搞風搞雨,校園回歸寧靜;沒有了教協的政治掛帥,老師權益可望獲得更好的保障。教協的解散,為教育界帶來新氣象。近日有教協會員表示希望成立新的工會,接手教師培訓及維護權益的工作;教聯會亦透露將成立新工會,希望能吸納一些教協的會員,加強專業職能,服務教師。教育局更一早表態,可以直接接受老師的投訴。

    教協絕對不是某些人鼓吹的那樣「大到不能倒」,其原有的一部分功能完全可以由不同的機構吸納,廣大教師的權益不會因此有絲毫的受損。另一方面,教協極少數骨幹涉及違法問題,也不會因為組織的解散而一筆勾銷,因為香港是法治社會,一定會依法追究責任,但這同絕大多數老師無關。一言以蔽之,教協解散,「解」的是老師頸上的枷鎖,「散」的是香港教育的瘀血!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歡迎教協退出歷史舞台。外部勢力正在借題發揮,仍在負嵎頑抗的反中亂港勢力則在不斷散播所謂的「白色恐懼」謬論。職工盟、香港記協都發表了聲明,稱對教協解散「尊重、理解」、「未來的路更崎嶇」云云。其實,如果這些組織繼續掛工會的羊頭、賣政治的狗肉,配合西方的圍堵中國策略、從事違法違規的勾當,那麼未來的路不是「崎嶇」難行的問題,根本就是懸崖絕壁、死路一條。

    教協走到今日的地步,可以說是工會異化之下的必然結果,也是行業組織遭受政治化荼毒的犧牲品,教協當權者和亂港政客,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社會團體及工會須從中汲取教訓,回歸專業路線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也只有如此,才符合會員的利益訴求以及全港社會的期望。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欧洲侨报”,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040-751021899。



版权所有:欧洲侨报苏ICP备17070786号-1